今日头条>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在缩小,解决方案面临争议

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在缩小,解决方案面临争议

  • 时间:2016-12-30 13:24:00
  • 整理:乐享玩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香港电 — 鄱阳湖一直以来被视为是中国国内最大的淡水湖,夏天雨季时,其面积可以扩大至洛杉矶的三倍以上。鄱阳湖是罕见的长江江豚的重要栖息地,每年冬季,湖边的泥滩会成为数千只为逃离西伯利亚寒流而南飞的鸟类的觅食地,其中包括极度濒危的西伯利亚白鹤。

现在鄱阳湖本身面临着危机。

近年来,位于江西省东南部的鄱阳湖的平均水域面积一直在缩减,冬季水位也在急剧下降。

当地政府提议了一个解决方案,但是这一方案却遭到了中国国内及国外科学家和环保团体的一致反对。反对者认为,这一解决方案可能会对鄱阳湖脆弱的生态系统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并进一步导致西伯利亚白鹤及其他候鸟走向灭亡。

在夏天雨季和冬天旱季之间,鄱阳湖的水位波动极大,但现在人们开始担忧的是,鄱阳湖的水位已经失衡。三峡大坝就是罪魁祸首之一,它在长江上游存储江水用于冬季发电,从而降低了附近的河道水位,导致鄱阳湖的湖水流入了长江。用于建设项目而疏浚挖掉的沙子也降低了鄱阳湖的湖床,并造成更多湖水流失。今年因为天气干旱,大部分湖水区域变成了长满青草的平原。

当地政府提出建设水闸,以保证冬季的时候能有更多的湖水留在湖内,但批评人士说,所谓的水闸基本上就是一个大坝,建成后可能会导致更大的问题。

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在缩小,解决方案面临争议

冬季,包括濒临灭绝的西伯利亚白鹤在内的成千上万只的候鸟聚集到鄱阳湖,它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位于江西省内。图片版权:视觉中国/盖帝图像(Getty Images)

阿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地理学名誉教授大卫·山克曼(David Shankman)曾对鄱阳湖进行过研究,对于这个解决方案,他说:“我觉得这是在还没有了解问题产生的原因的前提下就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建大坝会带来一些经济利益,但可能会导致长期的生态问题。”

根据江西省政府 11 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耗资 19 亿美元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主要特点,是在鄱阳湖北部边缘连接到长江的一个天然河道上建造一个长达 2993.6 米的水闸。

该报告称,除了其它的优点以外,新建的水闸还将有助于稳定饮用水供应,促进湖上运输业发展。该报告称该项目是创造“一流水质、一流空气、一流生态环境、一流人居环境”的理想解决方案。

负责监督国家经济规划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从 2009 年起一直在审查这一提案,中国环境保护部在 11 月也开始对这个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估。如果相关政府高层提出反对,仍然有机会取消这一提案。

科学家们在接受采访时称,该工程可能会不可挽回地改变鄱阳湖的季节性洪水脉冲,从而导致水位在雨季和旱季之间的上升及下降产生高达 9 米多的水位差,并让远至西藏高原的泥沙沉淀物进入鄱阳湖。

科学家们说,在冬季枯水期,该工程还将导致来自长江的江水涌入湖内,溺死生长在鄱阳湖泥滩的植物,而这些植物是数百种候鸟的重要食物来源。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博士候选人詹姆斯·伯纳姆(James Burnham)曾对中国的湿地变化如何影响濒危水禽的问题进行研究,他表示:“无论建造的是大坝还是水闸,都将在冬季淹没整个生态系统。”

据估计,西伯利亚白鹤是江西最知名的鸟类之一,目前全球仅存约 4000 只,而它们几乎全部都会在鄱阳湖过冬,因为这是最接近湖西伯利亚、又不会结冰的湖泊。伯纳姆表示,这个工程将对其余十多种依赖鄱阳湖作为过冬地的濒危鸟类造成严重威胁。

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在缩小,解决方案面临争议

图片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多个著名的环保组织也反对该工程。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一直在努力保护生活在鄱阳湖的濒危长江江豚,该组织曾表示,这个工程将“不可逆转和不可预知地”影响水质和物种多样性。

张云波(音)是总部设在北京的环保组织“让候鸟飞”的负责人,他没有全然反对在鄱阳湖开展合理的工程解决方案,但当地水文问题的复杂性,让他对一个如此大规模的工程解决方案表示担忧。

张云波说:“仅仅因为水位正在下降,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利用工程来调节水位。”

一些专家认为,另一种解决方案是停止采砂,因为采砂降低了湖床,在冬季还会并导致更多的湖水从鄱阳湖的滩涂水流通道中流失。大部分挖掉的沙子被运送到了 640 公里之外的上海和长江下游流域城市,用于建筑工程。

江西省水务局的官员拒绝了采访请求,并让记者自行查阅政府有关该项目的报告。

另外,当地官员在 11 月的时候公布了对该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价的一些细节报告。包括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在内的反对者表示,该报告没有邀请第三方机构来对这个工程可能产生的生态后果进行全面的评估。

发表于《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杂志的一份 2014 年的研究发现,过去六十年来,中国各地所建造的水库总面积与美国佛蒙特州相当,而除了鄱阳湖和长江流域另一个淡水湖洞庭湖,中国大多数面积较大的淡水湖泊都被用于灌溉、防洪等用途。

这份研究报告的其中一名作者吕喜玺是一名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地理学教授,他表示,中国政府面对水文挑战的做法往往是以一种“工程心态”驱动的。他说,这种做法的结果是,工程项目造成的后果(譬如侵蚀)往往需要通过进一步的工程来处理,其实我们有更加有效、或对水体危害较小、强度更少的解决方案。

吕喜玺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觉得(政府)必须改变这种心态。”

伯纳姆说,稳定鄱阳湖的洪水脉冲将使得其季节性变化更具可预测性,也可以避开夏季期间的洪水威胁,在靠近湖边的区域进行一定的经济活动。

但他说,当地政府提议的修建水闸对于冬季枯水期来这里栖息觅食的候鸟是不会有任何好处的。

伯纳姆一份最新的研究表明,在 2011 年异常潮湿的冬季,鄱阳湖的水位异常地高,西伯利亚白鹤只能逃离到附近的草原上,但它们所能吸收到的热量比往常在淤泥滩植被中吸收到的热量要少。该研究还指出,长期来看,从草原中觅食有可能减缓这些鸟类的繁殖速度。

伯纳姆说:“这些鸟类并没有太多其它地方可以去。鄱阳湖是它们的最后一个选择,也是附近最适合的地方。如果它们不能再来这里栖息,或者鄱阳湖被改造到了不适合它们栖息的地步,这些野生鸟类的数量将会大幅下降。”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2017 今日头条 www.xinkaiyeyou.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