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涂子沛:互联网更需要的是“算法审查”

涂子沛:互联网更需要的是“算法审查”

  • 时间:2017-1-12 17:45:00
  • 整理:乐享玩

岁末年初,会议密集。但这几天朋友见面,都要讨论一下阿法狗重出江湖的事。其连续斩落柯洁、朴廷桓、古力、聂卫平等中外围棋名将,创下了60场不败的新记录。

涂子沛:互联网更需要的是“算法审查”

涂子沛昨天在腾讯大浙网主办的一场峰会上,席间有人问,谷歌有没有胆量把阿法狗的算法完全公开?

何出此问?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阿法狗的雄起,是因为学习了大量人类职业棋手的棋谱,但人类可供琢磨的阿法狗棋谱只有区区几十局,有人认为,这就是不公。

如若算法公开,人类的棋手是不是就多了一个学习对手的机会、是否就有可能战胜阿法狗?

我对此并不乐观。

但我认为,在研习谷歌的算法之后,极有可能出现一家新的公司,开发出一个阿法猫或者阿法兔,战胜阿法狗。据我所知,腾讯就投入有专门的团队,开发围棋机器人。

这将极大地促进围棋水平的精进,人类棋手将从中受益。

又有人问,如此一来,围棋的终极岂不是机器人的游戏、人工智能的比拼?人类棋手只能眼巴巴在一旁围观?

我觉得不必悲观。人跑不过马,更无法跟汽车相比,但并不妨碍世界各地都还在举办田径比赛。

涂子沛:互联网更需要的是“算法审查”

体力不如动物,脑力不如算法。这应该成为智能时代人类自我认识的新常态。

回到问题本身,我认为,谷歌不太可能完全公开阿法狗的算法,因为这涉及到专利、竞争性优势,一个商业公司没有公开的义务。

虽然谷歌不可能公开,但却不妨碍上面提出的问题成为一个好问题。

和阿法狗下棋,毕竟离我们的生活太远,我们应该关注身边的算法和人工智能。

今天的城市生活,几乎每个人都在使用算法。但算法对所有人而言,却是一个“黑盒子”,除了开发它的公司和程序员,外人无从知晓“黑盒子”里面的运行机制。

例如,我们都知道,滴滴、优步这些共享出行公司现在都在实行动态定价,遇上下雨天、高峰期,现在都要“加价”,但加价的算法到底是如何运行的呢?是不是我们拒绝加价,叫车的优先级就被算法降低、甚至被排除,进不了匹配的序列?

还真没有人知道?

涂子沛:互联网更需要的是“算法审查”

算法,自从它诞生以来,就以竞争性商业机密的理由,一直在黑暗、封闭的空间中生长。

2016年5月,优步透露,它们的算法可以读取到用户手机的剩余电量情况,手机快没电的用户是不是更愿意接受更高定价?优步公司是从正面来阐述这个问题的,他的意思是,虽然这可能会让乘客乖乖地掏出钱来,他们并没有趁火打劫、坐地起价。

除了动态定价,还有算法控制的个性化定价。

例如在手机上购买机票,算法可以读取你大量的消费行为数据,通过“大数据”来判断你是一名白领还是一名屌丝,从而实现同一张机票,可能针对不同的对象,卖出不同的价格,这种千人千价可以实现商家梦寐以求的“价格歧视”。

之所以说机票,因为机票还可以有“动态定价”。早1小时、晚1小时,同一个航班,其价格可能截然不同,理由貌似充分。

个性化定价加上动态定价,算法的作为空间会有多么“广大”?

涂子沛:互联网更需要的是“算法审查”

还有一些算法骨子里透着邪恶。比如电脑中的流氓软件,这些流氓软件虽然不会影响用户计算机的正常使用,但在当用户启动浏览器的时候会多弹出来一个网页,以达到宣传和广告目的。一个被附加了主观恶意的算法,它邪恶起来也是非常可怕的。

这是大数据时代、智能时代的新问题。在对算法愈加依赖的现代社会,一些算法会提供贴身服务,让人如沐春风;一些算法则可能涉及歧视、公平,甚至伤害公共利益、滋生“算法腐败”,成为少数人谋取不当利益的工具。

这样的算法,是应该公开的,但我们不要求,谁来公开呢?

这些算法不仅需要公开,甚至还需要接受“算法审查”。而审查算法,需要专业的人员、专业的机构,我预计,未来世界各国的政府部门都将增设这样的机构。我建议,中国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可以率先成立算法公平审查局,保障世界第一互联网大国消费者的利益。

换句话说,这个时代更需要审查的,不是内容,而是算法。

本文发表于微信订阅号“涂子沛频道”。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涂子沛频道所有涂子沛专栏。

相关图文新闻

©2017 今日头条 www.xinkaiyeyou.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