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满一年 为何过半家庭不愿再生?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满一年 为何过半家庭不愿再生?

【导读】2016年1月1日起,我国正式结束了实施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步入“全面两孩”时代。全面二孩时代,二孩是越来越多家庭的选择,而由此带来的家庭和心理问题,也越来越引人关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一孩家庭生育二孩的意愿如何?对于二孩生还是不生,大家到底在顾虑什么?已有二孩家庭又面临哪些困惑呢?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满一年 为何过半家庭不愿再生?

全国妇联报告:53.3%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

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检测协同创新中心从2016年4月开始历时半年,开展了“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对家庭教育的影响”调查。范围包括北京、辽宁等10省(区、市)的0到15岁儿童的父母。调查结果显示,有生育二孩意愿的为20.5%,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为53.3%,即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发达地区尤为突出。

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部长陈晓霞介绍道,此次调查结果显示,80%的父母在考虑是否生育二孩时首先是考虑公共服务因素,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孩子入园、升学的情况”、“婴幼儿用品质量”、“生活地区环境状况”、“孩子看病就医的便利程度”。70%左右的父母认为,“母亲的精力”、“家庭经济状况”、“孩子上幼儿园以前有人帮助照料”、“父亲的精力”等家庭状况也是影响生育二孩的重要因素。

焦虑

纠结生不生二胎 她患上心理疾病

2016年12月25日11时30分,33岁的王琴走出医院的大门,刚刚做完产检的她长吁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做出决定:生下这个二孩。

“单独二孩”、“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二孩一度成为王琴和丈夫林军(化名)日常交谈的关键词,夫妇俩曾为此纠结了一两年。一边是自己和家人对二孩的渴望,一边是生育二孩后谁来带、家庭经济承受能力、自己职业规划等种种担忧。

每次看着别人家的二宝,王琴都十分羡慕,脸上会不由自主的荡漾起笑容。王琴的大宝是个儿子,今年5岁半,虽然有点调皮,但也十分机灵。“我丈夫和我都希望再生个女儿。”王琴说,女儿要乖点,如果儿女双全,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作为独生子女的王琴夫妇,渴望生二孩还有一个考虑:“独生子女太孤单了,让儿子长大后有个亲情支撑。”她的丈夫也认为,等哪天他们老了,不在了,儿子除了自己的爱人,还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遇事至少不会有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然而,生二孩的现实困境,也摆在眼前。首先的问题是,二孩生下来谁带?大孩出生时,由家中老人在带,这成为王琴的一个遗憾:“生活方式差别太大了,教育娃娃的理念也完全不同。如果再生一个娃娃,我不想再用隔代教育的方式。”

其次,生二孩后,家中经济还能支撑吗?王琴生活在一个小城市,她在公司上班,林军做点生意,家庭年收入30多万元,平均月收入3万元左右,有一套房一辆车,每年寒暑假都会带儿子出去旅游。“现在养一个儿子,基本可以‘富养’。”林军担心的是,如果再生一个孩子的话,就只能给孩子提供基础的东西了。

林军扳着指头算了算,从准备生二孩到孩子长大共要经历出生之前、新生儿阶段、幼儿阶段、小学、中学、大学阶段等,按照目前市场行情标准,不考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最少需要50万元。如果生活在大城市,这个数字要翻番。

更让王琴感到纠结的,是来自职场的压力。目前,王琴在公司是中层干部,领导对她非常赏识,也屡屡被委以重任。如果她真的决定要二孩,再把怀孕、生产、产假、哺乳的“流程”走一遍,也许等休产假回来,连现有的职位也会不保了。

在2015年和2016年的两年里,王琴和林军因为生不生二孩的问题,讨论过不下数十遍。2016年下半年,王琴意外怀孕了,“生不生”的问题暂时被搁置,但她却依然处于“二孩焦虑”中,她常常出现多梦、失眠等状况,甚至开始莫名担心二孩会不会健康。

抑郁

压力太大,她甚至尝试“蹦跳流产”

其实,王琴这样的焦虑并非个案。资深义工、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刘益姣去年在湖南长沙开通了首条孕产妇抑郁症咨询帮扶公益热线,热线开通一年来,已接受10余例患抑郁症的孕产妇咨询求助。刘益姣说,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高龄妈妈越来越多,孕产妇抑郁症也随之高发。

罗群(化名)年轻时先后怀过多个孩子,最后只顺利生下一个女儿,常感慨做妈妈不易。今年女儿6岁了,赶上“全面二孩”政策,公婆又催她怀二胎,并以要让儿子和她离婚为要挟,逼她再生个儿子。在医院调理治疗半年后,36岁的她终于怀上二胎。

“能不能生男孩?这几乎成了我人生遇到的最大的坎。”公婆的态度,让在家里保胎的罗群比没有怀孕时更加忧心不已。重重心理负担之下,她一度想放弃这个孩子。她恍惚之下参考之前几次流产经验,尝试反复蹦跳等高危动作,直到出现流产先兆。家人发觉后,将罗群送进医院保胎,并了解到她行为的偏激,请来在社区做心理辅导义工的刘益姣,对她进行心理治疗和帮扶。

刘益姣评估发现,公婆、丈夫对二孩性别的要求,提出离婚要挟对家庭关系的影响,原有子女对新生命的接纳程度,都是二胎准妈妈们患抑郁症的由头。经过长时间跟踪治疗后,罗群家老人对孩子性别的要求不再强烈。最终罗群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全家皆大欢喜。

成都壹心公益发展中心心理专家、心理督导师张小琼介绍,由于女性怀孕时身体激素的变化,以及高龄生育的风险,导致高龄孕妇更容易焦虑,从而患上忧郁症。

小调查

37名小学生

17名不同意父母生二孩

去年10月,吴萍在大女儿4岁时,又生下一个小女儿。虽然老大老二之间的矛盾并不突出,但35岁的吴萍(化名)已经明显感觉到,老大的情绪变化。

吴萍承认,在生下老二后,确实对老大有所忽略了。前不久,吴萍抱着1岁多的小女儿看电视,大女儿忽然说了一句话:“不公平。”当时吴萍都没在意,晚上睡觉时,她反复思考着大女儿说的这三个字,难以入眠。

生活中,吴萍没少抱怨姐姐不够“懂事”——她不谦让着妹妹、经常和妹妹起摩擦。有几次,吴萍甚至不问青红皂白,对大女儿动了手。幼儿园老师告诉吴萍,大女儿比以前更沉默寡言了,希望跟孩子多沟通。

如果爸妈生二孩,老大啥感受?乐山市阳光实验学校的语文老师禇延萍曾布置了这样一道作业,要求每位同学以书信形式作答(上图)。据统计,全班37名同学中,有17人不同意爸妈生二孩,认为“会把钱多用在弟弟妹妹身上”“怕弟弟妹妹分享父母对自己的爱”等。

对于这些问题,乐山的陈珏在生二孩之前就未雨绸缪,让大宝参与到迎接二宝的各种准备中,培养孩子的责任感,让孩子明白,即使弟弟、妹妹出生,也不会影响到父母对自己的那份爱,而且在遇到挫折时,兄弟姐妹之间可以相互帮助。

现在陈珏的大宝5岁半,二宝1岁9个月,兄妹之间还是经常发生摩擦。“这是正常的,每个二孩家庭都不可避免。”陈珏认为,应该多和孩子沟通交流,打消大宝心中的顾虑,也可以考虑为大宝创造更多照顾亲近二宝的机会,增进俩孩的感情,教会大宝懂得爱。

透视眼

70%家庭担心二孩影响夫妻关系

二孩不应成为夫妻感情“羁绊”

“全面二孩”政策后,围绕着二孩的产前产后,以及由此引发的家庭和心理问题,正愈来愈受到人们的重视。

广东广播电视台广播新闻《二孩妈妈必修课》节目调查显示,70%的二孩家庭将“良好的夫妻关系”列为要二孩最重要的因素,并且数据也显示,在已经生育二孩的家庭中,最突出的家庭矛盾是夫妻关系的紧张,而不是常见的婆媳矛盾、大宝与二宝之间的矛盾。

对于生不生二孩的纠结,广州市青年文化宫婚恋研究中心副主任胡展鸿认为,是否生二孩,可以像处理婚姻问题一样,采取“最小遗憾法”。胡展鸿表示,如果夫妻双方生育意愿很强烈,认为如果不生将是人生的遗憾,同时,身体状况又符合要求,当然应该鼓励生;但如果觉得因为生二孩而放弃事业机会是人生的遗憾,或者认为无法提供给孩子最好的条件是遗憾,那就选择不生。

对于准备生二孩的家庭,澳门大学临床心理学硕士、林紫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邵邹颖建议,首先需要评估夫妻关系是否融洽。如果夫妻关系比较紧张,经常有分歧和矛盾,在这种状态妥善处理之前不建议生二孩。多一个孩子,容易激化矛盾,给家庭生活带来混乱,对于孩子和家庭都不好。她说,之所以将夫妻关系排在第一位,是因为对于孩子而言,爸爸妈妈相亲相爱是最重要的,就像种子需要肥沃的土壤与和风细雨的环境。

在成都壹心公益发展中心心理专家、心理督导师张小琼的咨询案例中,也曾有因妻子生完二孩后,夫妻关系紧张丈夫出轨的案例。

胡展鸿认为,婚姻需要彼此用心经营,二孩不应成为夫妻感情的“羁绊”。有些家庭夫妻关系紧张,并不一定是生二孩引起的,也可能是夫妻感情本身出现了问题,“二孩”让问题更突出,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这需要夫妻双方互相体谅和包容。”胡展鸿认为,丈夫要理解妻子的不易,当对婚姻产生厌倦时,丈夫不妨试着去改变你们的相处模式,多分担一些妻子的压力,而妻子也要学着去改变,提升自己的外在和内在,让丈夫看到你的自信和魅力。

综合:央广网 成都商报

相关图文新闻

©2017 今日头条 www.ucdaili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