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电竞学院开始招生,学历教育能抵消中国妈妈的“敌意”吗?

电竞学院开始招生,学历教育能抵消中国妈妈的“敌意”吗?

  • 时间:2017-1-11 14:46:39
  • 整理:乐享玩

Donews游戏1月11日特稿(记者 刘胜军)

2004年,由于每天数以百计的反对信,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国内首档电竞栏目《电子竞技世界》被迫停播。时任央视体育中心主任的马国力先生戏称,“中国妈妈”自掏腰包,用反对信浇灭了中国电竞的第一把火。

从那时开始,“中国妈妈”的戏称成了中国电竞的头号“对手”,而现在,情况要变了。

受益于政策、资本利好和产业链上下游的完善,电竞产业在2016年证明了其独立的造血能力。自9月份教育部承认电竞专业的合法性之后,国内多所高校开始了电竞学历教育的筹办,“大专+电竞”“本科+电竞”的模式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12月31日,国内首家电竞学院,北开华嘉电竞教育开始招生,随着招生简章的公布,学院已陆续收到多次线上咨询以及多位家长的实地“考察”。部分电竞爱好者戏称:电子竞技和“中国妈妈”长达十数年的斗争要见真章了!

电竞学院开始招生,学历教育能抵消中国妈妈的“敌意”吗?

多名家长实地考察,曾经的“敌意”变为“怀疑”

据记者走访了解,这家电竞学院是一家“电竞+大专”的全日制院校,电竞学院的共建有着明显结构特征:上层建筑+办学实体+对接企业。其中上层建筑即为学历证和行业岗位培训证,由北京开放大学和全国上网服务行业协会组成;办学实体即为教育教学、教学设施设备及教学生活管理,由北京华嘉专修学院承办;而对接企业方面,除了乐视体育还有十数家电竞行业相关企业,院方并未透露。

院方表示,自招生信息发布以来,已出现多名从辽宁、江苏、湖南、河南、河北等地赶来学院实地“考察”的家长,对于电竞,家长们的态度已经由曾经的“敌视”转化为一种“怀疑”。

经过对数名意向学生和家长的采访,这种怀疑可以大致归结为三个问题,即电竞学院能教给学生什么?怎么教?凭什么就业?一名有报名意向的学生在采访中表示“父母可能不在乎我的兴趣,但一定会关心我学了什么,以后能干什么。”

教什么?怎么教?凭什么就业?

学院院长表示,由于电竞专业和行业的特殊性,学院将采用“学习+训练+比赛”的教学模式,实训课程的比例可以占到70%以上。除英语、马基等通识课程和电竞行业、项目的理论课程之外,学生的主要时间将用于校内比赛、第三方赛事和日常训练,每天早、中、晚都会有对应的安排。

电竞学院开始招生,学历教育能抵消中国妈妈的“敌意”吗?

训练机房

电竞学院开始招生,学历教育能抵消中国妈妈的“敌意”吗?

比赛直播间

学生在入学报名的信息登记中可提出自身的从业方向,如“选手”“主播”“赛事组织”“裁判”等,在入学之后,学院将根据学生的意向划分班级和细分专业,进行针对培养。教学方面,院方已组织了30余人的师资队伍,由电竞专业教授、互联网行业人士、高校教授、电竞职业选手、电竞内容生产者以及游戏、电竞产业公司从业者6个部分组成。其中包括李裕攒、趙周衍、Sky李晓峰、陈昊等电竞圈教育、赛事知名人士。

电竞学院开始招生,学历教育能抵消中国妈妈的“敌意”吗?

学校报名表

就业方面,据院方表示,学生入学后即与乐视体育签订经纪约或制式合同,学生在校期间将被安排到全国大型电竞俱乐部(馆)、网络科技公司、乐视体育、上网服务公司、经纪公司等相关企业顶岗实习,毕业后推荐到相关企业就业。对此,院长曾表示,学历教育不存在“包就业”的现象,“从优推荐”是学院促进就业的主要方式。

除了教学,学生和家长还需要知道什么?

按照学校招生简章中的收费标准,学生将在入学第一年缴纳学、杂费共20860元。根据调查,已经报名的学生大多家庭条件较为宽裕。据院方统计,目前已有十数名学生确定报名,而大多数前来咨询的学生和家长仍在考虑当中。据一位已经报名的学生透露,从提出学习电竞的想法,到家长同意,需要经历一个月左右的“劝说和解释”。

该学生在采访中表示,之所以决定学习电竞,主要还是源于兴趣,在入学之后希望向CF、守望先锋等FPS竞技项目的“解说、主播”方向发展。而关于记者提出的“是否对行业有所了解”的问题,其答案并不尽明朗。

据《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6上半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已超250亿元人民币,并仍呈现出高速发展的趋势。在经历过空炒概念的阶段之后,用户增长、资本支持、政策利好加上各大厂商对新模式的探索,电竞在过去的一年中确实获得了诸多新的变化和机会。但其风险也显而易见。除了如“2016年中国电竞市场整体规模达400亿元,用户规模达1.7亿人。”等证明电竞产业火热的数据之外,从用户增长、游戏产品等方面来看,电竞产业的发展并不会太过顺利。

电竞学院开始招生,学历教育能抵消中国妈妈的“敌意”吗?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游戏用户的增长率为3.3%。相较于2014年的20.6%而言,国内游戏的用户规模已经在过去的两年中进入一个十分缓慢的增长阶段,用户规模的天花板似乎就在眼前。与此同时,以游戏为载体的电竞赛事也面临着相同的境地,以国内热度最高的LPL赛事为例,虽然在近两年内实现了初步的商业化,但从其参赛人数、搜索热度而言,相较于2015年并未出现明显增长。在人口红利下滑之前,规范管理、补充人才将是电竞产业的急切需求。

此外,尽管“碎片化、低门槛”的游戏设计方向催生了风头正劲的移动电竞,但从星际到魔兽,从DOTA到LOL,亦或从CS到守望先锋,竞技类游戏的门槛正在降低。在追求契合用户轻娱乐、碎片化的需求的同时,这种“降低门槛和难度”的商业逻辑似乎正在削弱着竞技游戏的深度,按照当前的游戏设计风向,下一个超越守望先锋和LOL的游戏在哪里?而这两款游戏的寿命又将如何呢?

9月以来,内蒙、湖南、北京以及上海九城等多家教育机构开始为电竞产业铺设上游的人才环节,一个产业的兴起必然需要一批规范化、专业化的对口人才,但在选择电竞专业的同时,也请注意到它的全称,“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作为一门体育类、管理类的学科,选手、解说并不是唯一的出路,而学电竞就是玩游戏的想法,也已是天方夜谭。(完)

©2017 今日头条 www.xinkaiyeyou.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