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拉夫桑贾尼去世震动伊政坛 美伊关系添变数

拉夫桑贾尼去世震动伊政坛 美伊关系添变数

伊朗前总统阿克巴尔·哈什米·拉夫桑贾尼8日病逝,享年82岁。

拉夫桑贾尼是伊朗政坛常青树,其政治立场从保守趋向改革,从强硬转为温和,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称他为“战友”,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是他的“门徒”。他在伊朗政坛影响很深,能够在不同政治力量中发挥某种调和与制衡作用。

有分析指出,伊朗今年5月将选举总统,拉夫桑贾尼去世对温和保守派及改革派阵营是不小的打击。鉴于唐纳德·特朗普即将就任美国总统,美伊关系恐再添变数。

【影响力堪比哈梅内伊】

伊朗官方媒体报道,拉夫桑贾尼因心脏病突发,经医生全力抢救无效,8日下午在首都德黑兰一家医院去世。伊朗政府宣布全国哀悼三天,遗体定于10日下葬,当天全国放假,以送别“为实现伊斯兰革命目标而一生不懈斗争”的拉夫桑贾尼。

“我失去了一位与我共事了59年的战友”,哈梅内伊说,这让他感到“难以承受”。在这段漫长的时期内,他们偶尔有不同的意见、对事情有不同的解释,“一些歹人试图利用我们之间的观点分歧”,但从未影响两人的深厚友谊和感情。

得知拉夫桑贾尼突发心脏病入院,鲁哈尼赶到病床边。伊朗媒体报道,这名现任总统是流着泪离开医院的。拉夫桑贾尼去世后,鲁哈尼在微博客网站“推特”上称赞他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和伊朗政治的“伟人”,是“抵抗和坚韧的象征”。

拉夫桑贾尼的遗体当天晚些时候被移放至德黑兰北部贾马兰清真寺。流传在社交网站上的照片显示,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改革派力挺的前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啜泣着出现在贾马兰清真寺。

拉夫桑贾尼出身教士家庭,年轻时就追随伊朗伊斯兰革命领袖、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参加反抗巴列维国王的学生运动而多次入狱。他是霍梅尼的左膀右臂之一,也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曾两次担任议会议长,两次担任总统。在长期研究伊朗的厦门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范鸿达看来,拉夫桑贾尼和哈梅内伊并列霍梅尼去世后伊朗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

【改革派失去支柱人物】

霍梅尼1989年去世后,作为伊朗武装部队代总司令的拉夫桑贾尼支持时任总统哈梅内伊继任最高领袖,他稍后出任总统,直至1997年卸任。在哈梅内伊支持下,拉夫桑贾尼利用两伊战争结束后的喘息之机,开展战后重建,谨慎实施经济改革,修补伊朗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伊朗的国际环境有了明显改观。

然而,拉夫桑贾尼担任总统时对政治敌人并不“温和”,批评者指认他应为无数不同政见者在伊朗国内和欧洲遭暗杀承担责任。许多伊朗人、尤其是年轻人不满拉夫桑贾尼以权谋私,让自己的家人成为富豪。在他执政后期,与哈梅内伊在内政外交上的分歧明显,伊朗媒体不断曝光其家族腐败丑闻,加之通货膨胀严重,与美国、欧洲国家改善关系的努力未见效果,拉夫桑贾尼的总统任期高开低走,争议不小。

在连续担任两届总统后,拉夫桑贾尼为哈塔米接替他出了大力。后者执政8年期间,与哈梅内伊关系紧张,拉夫桑贾尼则以务实姿态游走于两人之间。2005年,他寻求再次参选总统,却输给了强硬保守派代表人物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作为少壮派的后者颇受哈梅内伊青睐,不把拉夫桑贾尼等“老革命”放在眼里,还把拉夫桑贾尼的儿子和女儿送进了监狱。拉夫桑贾尼虽然在2007年至2011年担任伊朗专家会议主席,政治地位却大不如前。

渐渐地,拉夫桑贾尼与改革派越走越近。艾哈迈迪—内贾德2009年赢得选举连任,引发大规模示威,拉夫桑贾尼给予声援,谴责镇压。作为温和保守派代表的鲁哈尼2013年能够当选总统,拉夫桑贾尼的鼎力站台起了关键作用。法新社评述,拉夫桑贾尼是伊朗改革派和温和保守派支柱人物,他的离去对这两大阵营而言是巨大损失。身居美国纽约的伊朗人权活动家哈迪·加埃米说,自2009年以来,拉夫桑贾尼成为改革派与温和保守派力量的重心所在,现在,他们失去了他们的“教父”。

【加剧鲁哈尼眼下困境】

目前正在伊朗访问的范鸿达认为,拉夫桑贾尼近年来一直是伊朗强硬保守派最有力的制衡者,他的去世会给伊朗政坛带来强烈冲击,尤其是加剧温和保守派眼下的困境。

范鸿达告诉新华社记者,鲁哈尼谋求在5月总统选举中,但他的政策近段时间日益受到质疑和批评,拉夫桑贾尼去世对鲁哈尼来说绝对是个打击,对其支持者及其竞争对手的士气则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按照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说法,分析人士将会观察,拉夫桑贾尼去世是会让温和保守派和改革派化悲痛为力量,团结起来;还是会让强硬保守派借机巩固权力,收复失地。

拉夫桑贾尼去世时担任伊朗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主席。这一机构负责协调伊朗伊斯兰议会与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的关系。他去世后,哈梅内伊将指定新的主席。

不到一年期,拉夫桑贾尼还以最高票当选伊朗专家会议成员。这是选举伊朗最高领袖的最高权力机构,主要职责是讨论国家大事、监督领袖行为。根据伊朗宪法,专家会议可在领袖不称职或失去领袖的必要条件时废黜领袖。鉴于哈梅内伊年事已高。外界预计,这届专家会议在今后8年任期内极有可能选出下一任最高领袖。

《华盛顿邮报》报道,鲁哈尼被视为哈梅内伊潜在的继任者,然而,前提是拉夫桑贾尼能够活到那个时候才能帮上忙。美国全国美籍伊朗人理事会主席特里塔·帕尔西认为,在失去拉夫桑贾尼的情况下,鲁哈尼赢得这场权力斗争的机会变小了。

【美伊关系恐再添变数】

斯坦福大学伊朗研究项目主任阿巴斯·米拉尼直言,鉴于特朗普本月20日将宣誓就任新一任美国总统,拉夫桑贾尼走得恐怕不是时候。

米拉尼说,在美伊关系面临不稳定风险时,需要一种“理性、务实”的声音来平衡,而拉夫桑贾尼就是这种声音。失去这种声音,特朗普团队任何错误、误判都更可能引发伊朗政府更不理性、更激进且更可能具有破坏力的反应。

特朗普去年竞选总统时多次抨击伊朗核问题最终协议,称这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议;尽管他不会“撕毁”协议,但是会严格管理,确保伊朗不会有机可乘。

伊朗核项目秘密启动时,拉夫桑贾尼是决策者之一。在去年10月一次采访中,他说,在1980年至1988年与伊拉克的两伊战争让伊朗开始考虑发展核武器。但是,他坚决支持鲁哈尼与国际社会谈判,以限制核项目换取放松制裁、提振伊朗经济。上个月,拉夫桑贾尼还在呼吁国际投资者放心来伊朗投资。

范鸿达说,特朗普上台后势必调整美国的中东政策,尤其是考虑到他对以色列的亲热态度,特朗普的中东政策与现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相比会有很大差异。以色列对伊朗的敌视态度也会影响特朗普政府的对伊朗政策。

另一方面,拉夫桑贾尼去世削弱了伊朗国内主张与美国改善关系阵营的力量,可能被反对向美国示好的强硬派利用。不过,范鸿达认为,尽管如此,从伊朗方面整体看,与美国改善关系的大方向不会轻易改变。(胡若愚)(新华社专特稿)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2017 今日头条 www.ucdaili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