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女神的面纱:神话中的印度女神永远低人一等?

女神的面纱:神话中的印度女神永远低人一等?

  • 时间:2017-1-10 10:20:55
  • 整理:乐享玩

(原标题:神话中的印度女神永远低人一等?)

印度女神地位:从主神到附庸

原始社会初期,先民们面临着十分恶劣的生存环境,常常受到猛兽的侵袭及饥饿的困扰,生育后代与维持生命成为他们的头等大事。因而富有生活经验及能生育后代的女性成为了原始族群的领导,此社会形态便是母系氏族社会。因此,“神话的初期有很多杰出的女神——这是世界神话的共通点,也反映人类初期社会的现实环境”。印度神话亦不例外。

印度神话中的地母普利提维(Prithivi,又译婆利蒂毗)就是这样一个女神。据记载,地母普利提维与天神迪奥斯(Dyaus,又译达尤斯)“产生了所有其他的神与人类”,“婆利蒂毗作为地母,借助于天父以雨、蜜、油脂的形式下降的精液,创造了一切生物、人、神,因而是万物之母”。从这里看,地母普利提维应具有非常崇高的地位。印度河文明中地母崇拜非常盛行,在遗址中出土了大量地母神像及印章:“大都清楚地刻画在表现植物从女神的子宫里长出的印章上,或者表现在一位裸体女神面前举行人祭的印章上”。

然而,在往后的神话中,地母的形象一下就成了弱势一方,在人类王者的逼迫下,化作牝牛逃跑,在被追上后被迫产乳,使世间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谷物与蔬菜。在这里,地母早非先前的“万物之母”的主神形象,而是一个被凡人追赶及胁迫的弱者形象。

女神的面纱:神话中的印度女神永远低人一等?

▲地母形象的戏剧性变化

然而,地母普利提维身份与地位在神话故事中的前后变化,仅是印度神话中女神附庸性增强的缩影,再往后的神话则愈加明显,如在某版本的人类起源的神话故事中,“梵天从他的本体上创造出一个女伴,他爱上了她……梵天与这个既是他的女儿又是他的妻子的姑娘结合衍生出人类”。女神是男神身体的一部分。这种“夏娃式的悲剧”将女神的附庸地位表现得淋漓尽致。另外,两大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中的女神形象,如悉多、黑公主和莎维德丽在面对丈夫的背叛时,如梵天再娶、阿周那重婚,虽然都曾作怒姿或大闹一场,但最终也却只能泰然作罢。

从地母普利提维备受尊崇到悉多、黑公主和莎维德丽等女神对丈夫背叛的无可奈何,在这些故事里,女神的独立性越来越差,对男神的依附性则愈发增强。女神地位变化背后所反映的是印度女性社会地位的逐渐边缘化和附庸化。

可见,在印度的上古时期乃至吠陀时期,印度女性的社会地位仍比较高。女性不仅能宗教仪式,而且还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若不在妻子的陪伴下,丈夫所举行的任何献祭都是不能取悦神灵的”。与此同时,大部分女性还有受教育的机会,“《梨俱吠陀》中有许多诗歌可能是女性创作的。据信,2500年前,女教员和女学者在印度并不鲜见”,不少妇女甚至拥有私有财产以及成为财产继承人与管理者。可见此时的印度女性在宗教生活和家庭生活中具有自主地位和较大独立性。

▲桦树皮写本《梨俱吠陀》

可是,印度女性的社会地位在后期吠陀时期出现显著的下降趋势。男尊女卑的思想倾向被婆罗门教加以肯定及神圣化因而逐渐成为印度社会的主流观念。因此,产生于此时的两大史诗,其在字里行间所宣扬的女神或女性的附庸地位则正是此社会现象的明证,“这种附庸思想又被婆罗门教化强加于印度妇女,犹如中国妇女束缚于三纲五常”。此外,惨无人道的寡妇殉夫制“萨提”(Sati)亦源于吠陀时代以后的神话故事,“萨提是古印度神话故事中的一名少女。她因家人侮辱丈夫Shiva(即湿婆)而跳入圣火自杀”。神话故事与历史事实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印度不同时期女神的形象及其地位的变化其背后所反映的是印度女性社会地位及社会境遇的改变。

可悲的是,印度女性的社会地位至今仍未有太大地改观。2012年12月,震惊世界的印度新德里的“黑公交轮奸案”,使印度的“强奸问题”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高发的性犯罪不禁让人思考为何曾经文明古国沦为了全球女性的地狱?“许多社会学者对其进行了研究考察,得出一个统一结论:源于印度女性极其低下的社会地位”。但得智君认为,仅仅用女性的社会地位低下来解释此现象并不十分全面,这种现象的出现亦与印度神话中的女神形象及其故事所带有的另一社会意蕴有关。

爱欲与苦行:印度人眼中的两性关系

在印度古代社会乃至现代社会,禁欲与苦行是印度宗教所奉行的基本教条之一。教徒们将把苦行与禁欲作为获得终极真理及脱离轮回的必经手段,所以他们不仅在教义层面及教条层面上构建了完备的禁欲主义的理论,如《摩奴法论》中就有一章专门阐述了苦行有关的规定,而且在践行方法上发展到有种种控制身体欲望之实践,如各种类型的瑜伽以及修炼法门。

但如马克思所说:“这个宗教既是纵欲享乐的宗教,又是自我折磨的禁欲主义的宗教;既是崇拜林伽的宗教,又是崇拜扎格纳特的宗教”。印度宗教强调的是爱欲与禁欲并行不悖的。这种爱欲与苦行并存的思想在印度神话特别是印度教神话中有直接的体现。

例如,湿婆与他的第二任妻子帕瓦尔蒂(Pārvatī)的故事。据记载,帕瓦尔蒂为了取得湿婆的欢心,自己也修炼苦行,但湿婆沉浸于自我苦行修炼而不为其所动。因此,“帕瓦尔蒂采取最后的手段——绝食,躺在冰水之中折磨她的肉体”。帕瓦尔蒂终得到湿婆的欢心,并与他结婚。在这里,苦行被认为是帕瓦尔蒂用以赢得爱情和婚姻的一种行为,说明了在印度人观念中爱欲与苦行并不矛盾,甚至是相辅相成的。此外,“爱欲”长久以来都被印度人视作是人生的三大目标(正法、财富、爱欲)之一。

女神的面纱:神话中的印度女神永远低人一等?

▲全家福:湿婆、帕瓦尔蒂及象头神

印度人在追求解脱的同时,并不脱离现世生活,特别是对性和男女情欲的宽容与认可,是印度这个宗教民族的独特之处。甚至存在着以两性结合为崇拜对象的宗派——性力派。性力派崇拜神圣的性力,并强调男神与女神的性结合产生能量,“男女之间的性交的快感超越了单纯的生理官能的享受,是现象的人与实体的神结合为一体时所感受到的宗教性喜悦”。该派甚至认为,“女性的生殖力是创造宇宙的根本力量,没有女性的生殖力,就不会有世界万物”。这也在他们所认同的神话中体现:“有一首宗教颂歌说:‘湿婆和‘沙克蒂’合为一体,他就能像君王一样行使他的权能,如不结合,他就一事无成”。

总之,在印度的传统观念里,性爱既是自然的,也是神圣的。对印度人来说,“禁欲与纵欲是对立的统一,逃避欲望并不是真正的禁欲,禁欲应是出污泥而不染,在肉欲的满足中保持精神上的超越和心灵上的纯洁崇高,最终达到与神合一”。这在神话中亦有体现,如黑天(即克利希那,毗湿奴的其中一个化身),在神话中曾与众多牧女进行性爱,每当黑天“吹起他的笛子召唤牧女,他们全都从丈夫的身边溜开与他相会”。因而,他们会将对神的虔诚信仰和男女间的性爱混为一谈,并试图在男女的交合中体现人神合一的神圣境界。这就是为什么直到现在,印度社会还屡屡出现群交和轮奸的社会乱象的重要原因。

女神的面纱:神话中的印度女神永远低人一等?

▲茹阿达和克利希那的爱情

性别问题一直都是不同文化体系中的焦点话题之一。自西方启蒙运动以来,大多数女性通过各种途径为自己争取到了政治、经济、教育及法律等社会权利,但是“人们若是去进行深入考察的话,谁也不敢说性别平等已经在地球上完全实现了”,印度就是一个典例。高发的性犯罪不禁让人思考为何曾经文明古国沦为了全球女性的地狱?诚然,性犯罪的高发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其中还有民族主义作祟。但得智君觉得,要对此问题进行追根溯源,印度神话中的女神及女性是一把重要的钥匙,它能打开印度这神秘国度关于妇女问题的大门。

©2017 今日头条 www.ucdaili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