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美联储加息或超预期 2017年国内债市仍有机会

美联储加息或超预期 2017年国内债市仍有机会

  • 时间:2016-12-19 10:03:00
  • 整理:乐享玩
美联储加息或超预期 2017年国内债市仍有机会

上周,全球市场瞩目的美联储加息终于落地,美联储出乎意料加息,全球利率飙升,而债券市场首当其冲。除了全球市场债券遭到抛售之外,国内债券市场也剧烈波动。

时近年末,债券市场风雨飘摇,无论是对此前寻求稳妥资产配置的国内债市投资者来说,还是考虑海外资产配置的投资者来说,债券市场后市的走势都成了当下最受关注的话题。2017年,全球债市将会怎么走?后续又该如何根据自身需求调整资产配置策略?

全球债市近30年牛市或终结

全球市场方面,在美联储宣布加息决议后,全球债市普跌,利率继续大幅飙升。上周美联储宣布再次加息25个基点,同时预计2017年底时联邦基金利率中值升至1.4%,意味着2017年还有3次加息,比市场预计的2次加息多一次。决议宣布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升至2.6%的两年高点,中国10年期国债利率也大幅飙升至3.3%,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再创近10个月以来的新高。

事实上,在加息决议宣布之前,不少国家债券市场已初现端倪。12日,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逾3基点,收报0.393%;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近3基点,收报0.078%;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近2基点,收报1.463%。

据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研究公司)数据显示,早在加息宣布前,近期全球债券基金已经经历连续六周净流出。11月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总回报指数蒸发1.7万亿美元,创纪录高点。

而CFTC(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公布的持仓数据显示,对冲基金和其他大型投机者上周增持了逾一倍的10年期美国国债空头头寸,净合约数达到近两年最高水平的228604份。随着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突破2.5%,未来抛售或继续加剧。摩根士丹利分析认为,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2.5%后,未来的演变路径或有两种:重回2.00%—2.20%区间,抑或抛售加剧,10年期美债收益率奔向3.00%。

除了抛售加剧,另一方面,全球利率债市场体量也在缩水。据媒体报道,惠誉评级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已经从当月初的10.4万亿美元缩减至9.3万亿美元,这一规模在今年上半年则高达11.7万亿美元。

美银美林认为,债市近30年来牛市正在迎来终结。美银美林预计,标普500指数将在明年年底之前上涨至2300点,同期内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将攀升至2.65%。全球最大投资机构之一贝莱德也认为,美债跌势尚未结束,债券投资者需要准备好面对更多亏损。贝莱德认为,2017年是“再通胀”之年,全球利率需要重新定价。

国内央行或采用结构化工具补充流动性

12月15日,美国加息靴子刚刚落地,国内债市再度调整。当日开盘,利率债收益率上行10bp以上,截至日终,10年国债和国开活跃券收益率分别上行12bp和20bp至3.36%和3.89%,达到今年内高点。

国内债市大幅度下跌,一方面与全球市场大动荡的背景相关,另一方面,美联储2017年预期加息次数达到3次,远超此前市场预期,美元上涨加剧人民币贬值压力,对国内资金面造成冲击,同时美债收益率持续上行,中美利差收窄,对国内债市形成压力。

另一方面,国内亦有多重利空因素施压债市。2016年3季度以来,随着政策目标从稳增长转向防风险,货币政策持续紧平衡,央行并未降准对冲外占流失,而是采用流动性工具投放基础货币。另一方面,MLF、OMO工具的投放期限拉长,导致利率中枢抬升,资金面波动加剧,银行负债成本上升,导致债市去杠杆。

此外,国内11月经济金融数据于上周公布,短期经济投资数据平稳,商品价格高位导致通胀反弹,而社融数据超增,基本面对债市也缺乏支撑。此外,此前中证登发布新《指引》,向市场传递监管层降杠杆意图,完善交易所质押式回购交易规则,降杠杆预期增强,同样成为债市大调整的触发因素。多重利空因素叠加下,导致了15日债市的非理性抛售。

不过,尽管上周前三天央行持续保持零投放,但从上周四开始,央行公开市场逆回购连续实现净投放,流动性紧张问题得以部分缓解,市场短期或得到喘息机会。

此外,随着12月下旬到来,跨年及元旦、春节等节假日因素对流动性的扰动将更明显,流动性缺口依旧存在,而降准受到外部制约影响难以实施,因此预计年末附近央行将继续采取MLF等结构化工具补给流动性。

后市2017年债市仍有需求支撑

对于海外债券市场未来的走势,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认为,全球债市在加息之后或出现转向。海通认为,从2014年和2015年加息的经验看,加息前债券收益率会提前上行,加息后会有所回调。姜超表示,当前一方面由于美联储加息冲击,另一方面全球再通胀预期迅速升温,尤其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全球债市大幅下挫。当前债券价格部分反映了这些利空因素,而一旦美国经济不及预期,或者特朗普新政策实施困难,债券市场可能会转向。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则在研报中表示,经济增长加快,薪资和通胀上升,可能继续对长期美国国债产生尤其严重的不利影响。2017年全球利率将倾向于重新调整,以反映“通货再膨胀”的形势,这将推高债券收益率,令长期债券持有者感到尤为痛楚,贝莱德同时警告投资者要为此做好准备。

国内债市方面,海通证券认为,尽管目前市场担心全球以及中国的长期利率开始步入上行周期,但全球经济都已步入高债务模式,难以承受持续高利率带来的债务负担,美元也不具备持续大幅上行的基础。

此外,国内存在债务去杠杆需求,必须保持国债利率在3%以下,中国的利率中枢不具备大幅上行的基础。当前国内进入去杠杆模式,可能导致利率上行,当去杠杆逐渐完成,利率有望重新下行。

12月15日,由于资金面紧张,特别是非银机构融入困难,央行重新净投放1450亿资金,并指导银行向非银机构拆出资金,有助于释放流动性。不过,海通也提醒,海外冲击下,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存,加上春节前取现需求,资金面仍面临考验,债市需熬过冬天。

海通证券认为,债市明年仍有机会。随着对银行表外理财业务监管趋严,未来理财扩张的速度将放慢,但资金回表或增加银行表内对利率债的配置,债市仍有需求支撑,相对看好2017年债市,等待明年春节后资金面的改善。

南方日报记者 陈若然

相关图文新闻

©2017 今日头条 www.ucdaili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