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河南邓州12岁留守女童为救落水弟弟溺亡

河南邓州12岁留守女童为救落水弟弟溺亡

  • 时间:2015-7-15 10:43:00
  • 整理:乐享玩
河南邓州12岁留守女童为救落水弟弟溺亡

陈瑞雪溺亡后,父母留下了她的照片、医保卡等作为纪念。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河南邓州12岁留守女童为救落水弟弟溺亡

陈瑞雪和7岁的弟弟。

6月14日,河南邓州市一名12岁女童为救落水的弟弟溺水身亡。这对姐弟是“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在江苏打工,他们在奶奶照料下,在城里上学。

邓州市的“留守儿童”数量庞大,粗略估算,父母双方常年在外务工的留守儿童约13万人,占当地总人口的近十三分之一。

留守女童溺亡事件背后,凸显的是 “留守儿童”群体因溺水、交通事故、中毒等意外伤害而亡故的事件日益增多的现实。据统计,中国每年有近5万名儿童死于意外伤害,其中大部分是留守儿童。

对于留守儿童的家庭、学校还有地方政府来说,如何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应对和防范,改善留守儿童的安全状况,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6月30日上午,小雨。距离孙女陈瑞雪溺亡已有15天。这天邻村有人去世,陈克金和老伴听到哭声,又想起离世的孙女,也跟着哭起来。

陈瑞雪溺亡的地点位于河南邓州市湍河小刘营段。此河段曾采过砂子,水深且急。岸边竖立着水深危险的红字警示牌。

陈克金说,孙女死后,他去河边、孙女的同学家、亲戚那里了解一遍情况后,他决定自家承担这个责任,哪儿也不再找了。

12岁女童:喊着不会游泳仍救弟

63岁的奶奶带着孙子孙女在邓州市已住了4年多。多数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带孩子。丈夫陈克金平时要在30公里外的老家忙农活。

4年前,与很多外出打工者一样,陈瑞雪的爸妈选在邓州市区购置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住房。这套房的周边有邓州一高、二高、湍河一初中、13小等,买房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儿女在城里上学方便。

陈瑞雪出事的6月14日是星期天。对于她来说,每周也只有这天可以出去玩,上小学四年级的她,周六还要去上辅导班。

陈瑞雪留给爸妈的记忆是她特别爱出去玩。

但平时在家,他们住在五楼。奶奶患有严重的风湿病,上楼下楼都是难事,也无法带着姐弟俩外出。陈瑞雪就自己出去玩。出事的当天也是这样,陈瑞雪对奶奶说下楼玩会儿就上来。

“双手拽都拽不住。”奶奶说,孙女和孙子平时都不怕她。说得多了,孙女还会跟她对吵,不让她管。

实际上,当天陈瑞雪与同班的另一女生约好,一起带着弟弟去湍河边玩。

另一位女生的家庭与陈瑞雪一样,父母在外打工,只有爷爷住在城里照看孙女。

从陈瑞雪居住的小区到事发地点有三四里路。当时正值中午,炎热的河边比较安静。

据陈克金描述,那段河道此前曾经采过砂子,水很深,岸边也竖着警示牌。他了解到的情况是:孩子们到河边后,弟弟的玩具掉到水里,7岁的弟弟去捞时,滑进水里。姐姐陈瑞雪见状,一边喊着自己不会游泳,一边还是跳进水里救弟弟。这一跳就再没有上来。

同去的女生见状,大喊救命,几百米外的钓鱼人陈雷(音)跑过来将弟弟救上来,又下水摸了几遍,没有发现陈瑞雪。

接到报警的邓州消防官兵赶到,在河里找到陈瑞雪的遗体。

父母:到现在也不了解女儿的内心

“我们这一辈子都亏欠她了,怎么也弥补不回来了。”闻讯回家的小陈夫妻陷入到自责中。他们说,如果不出门打工,或许不会出事。

今年30岁出头的小陈夫妻俩结婚后到江苏江阴市打工,一去就是12年。他们干过纺织厂、电子厂、机械厂,从小工升到普工。如今一人一天平均挣150元工资。一个月俩人毛收入6000多元。

小陈每天在厂里12小时,早8点到晚8点。妻子早晚班每月轮流,上晚班时,凌晨1点下班,小陈要骑电动车去接她。

俩人在工厂里的生产线上为产品安装零件。有时加班到夜里12点。

“下班回来,话都不想说,倒头就睡。”小陈说,不仅平时与家里父母孩子沟通少,就是天天见面的夫妻话都很少说。

短则半月,多则一个月,他们会给家里打一次电话。电话里,女儿、儿子都会要玩具。

去年春节前,女儿在电话里要一套“芭比娃娃”,还想要一双溜冰鞋。他们回家给她买了一套“芭比娃娃”,溜冰鞋原本打算今年春节回去再买。

他们多数春节回家都不超过15天。小陈仔细回想,他甚至到现在也不了解12岁的女儿内心世界是什么样。

最近几年,孩子懂事后,才知道还是爸妈最亲。以前儿子小的时候,夫妻俩回来,都不让他们抱。

最近两年,他们一回来,儿子都不跟奶奶睡,吵着要和爸妈睡一起。

每年过完年回江苏打工,他们都会提前把孩子送到农村老家,买好玩具哄着,他们偷偷离开。否则两个孩子会揪着衣服,哭喊着不让走。

村庄:办丧事都没有年轻人抬棺

明知道子女由爷奶照顾有弊端,但在外打工的人大多数还是选择把孩子留在家里。

小陈早就意识到爷奶隔代教育的问题,女儿陈瑞雪不怕奶奶,奶奶也管不住她。

女儿也跟小陈说过几次,不愿意让父母外出打工,平时很想他们。

但是打工也是他们无奈的选择。

小陈说,他和妻子在江阴租住在一个旧厂房隔起来的小房间里,一个月300多元房租。如果要住好一些,租金更贵,即使是一个小区的地下室,也要500元一个月。

在江阴市打工十多年,小陈没有见哪位工友把孩子接到当地照看。孩子要上幼儿园,上小学是最大的问题。

江阴当地的幼儿园一年要一万多元。如要上小学,就需在当地买房。按他们的收入,省吃俭用十年,才存了16万元,仅够在老家邓州市城区买一套没有房产证的“小产权房”。

女儿出事后,小陈夫妻俩决定不再到外地打工了,陪着7岁的儿子在邓州生活。

但是不出去打工,以后做什么呢?小陈并没有想好,他说自己也很无奈。“想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再也不去打工了。”

他们家的八九亩地,爷爷陈克金在种着。这两年花生收成不错,一年能有近万元的收入。陈克金在农闲时也去附近苗圃里锄草,一天有50元工钱。

邓州市是全国的粮食生产大县,全国小麦的主产区。但当地厂矿企业少,大型劳动密集型企业也并不多。

“回来收入肯定要减少一半。”小陈说,他和妻子都是初中毕业,没有技术。回来即使能找到工厂上班,一个月也只有1000多元工资。

记者注意到,在小陈的老家,距离邓州市30多公里的高集乡任岗村,除了孕妇,哺乳期的女子外,再剩下就是老人和儿童。一对老人带四五个孙子、孙女的情况比比皆是,村民说,村里绝大多数的青壮年都在外地打工,现在村里办丧事都找不到年轻人抬棺。

陈瑞雪的爷奶还有一位99岁的父亲在农村,这也是爷爷无法长期留在城里照顾他们的原因。

在临近乡镇中心小学的村庄,六十多岁老人每天早上六七点送孙辈上学,已成为当地农村的一景。

2010年,邓州人梁鸿写的《中国在梁庄》一书中提及了这一现状。她书中提到一个案例:当地有老两口照顾四个孙娃,夏天四个孙娃到河里洗澡全部淹死,最后老两口也服毒自杀。

当地一位小学副校长说,指望老人担负起孩子的安全责任实属为难。一些老人不识字,连学校发的安全须知都看不懂,另外如果他们本身都患病,怎么能看护好孩子不出事?

陈瑞雪所在的邓州市第十三小学,每个班都有30多名“留守儿童”。像陈瑞雪这种家长把房子买在城里,爷奶来照顾上学的学生并不多。

班里的“留守儿童”多数都在学校附近的托教班寄宿。据当地教育部门人士介绍,2000年以来,城市里逐渐出现专门寄宿“留守儿童”的托教班。这些托教班都是民办以营利为目的的机构,没有在教育部门备案,也不具备相关的安全资质。他们在学校附近居民区租民房,接收来自农村的学生到这里寄宿上学。托教班每月收费500元左右。

邓州城区某小学副校长王伟(化名)说,这些应运而生的托教班,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农村孩子选择到城市或乡镇上学的大趋势。

王伟透露,农村学生向乡镇、城市集中造成农村小学大量萎缩,即便是勉强开课的村办小学也只有10-20多名学生。而城镇学校则人满为患,邓州市城区有16所公办小学和2所民办小学。每个班多则100多名学生,最少的也有80多名学生,其中留守儿童占25%。

一位五年级班主任说,开学时每位学生填写登记表,家长名字和紧急联系人名字不一致的基本是“留守儿童”。

这位班主任说,90%的留守儿童成绩差,极个别学习成绩能跟上。另外,这些留守儿童普遍性格内向,因为父母不在身边,学校一些课外活动他们基本都不参加。

而与主流学生群体脱离,无形当中也影响了孩子性格的培养,导致多数留守儿童性格内向,叛逆心强。

社会:各界仍在苦寻良策

陈瑞雪的事故发生在周末离校的时候,学校方面表示自己没有责任。

邓州市第十三小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学校对安全方面很重视,每周都召开安全专题班会,教授学生防水、防电、防火等安全知识。

今年暑假前,学校专门印制了《致家长的一封信》,让家长们在放假期间看好孩子,不要去危险的地方,不能单独游泳等。

当地教育部门介绍,早在十多年前,各学校都为在校生购买了校内安全险,学生在校内出现的非第三方安全事故,学校会负责。但一旦学生离开学校,节假日在家里发生安全事故,学校的责任就很小了。学校也没有办法负责到底。

据邓州市主管教育的负责人介绍,全市175万人,每年外出务工人数在45万人左右,粗略估算,父母双方常年在外务工的留守儿童约13万余人,留守儿童问题日益凸现。

为了应对留守儿童的问题,邓州市已投入1.2亿多元,改造了乡镇和村办的近300所学校320余幢校舍,将97所初中、小学建成寄宿制学校。这位负责人表示,这些寄宿学校将会解决70%留守儿童无人管理的难题。

在邓州市内,教育部门在一所公办小学、两所公办初中开展了寄宿制试点学校建设。

邓州市主管教育的负责人也坦承,由于农村学生向城市集中的现实,城里中小学建设扩建速度赶不上学生增长速度。如今,城区每个学校都处于超员状态,若是全部实行寄宿制,还受到当地财力、教育设施、教师配备等多方面制约。因此,目前除了正在进行寄宿制试点的这三所学校外,尚没有其他公立学校推行寄宿制。

邓州当地一些乡镇干部也对留守儿童安全事故监管道出苦衷。他们说,一旦学生离开学校,依靠政府或社会力量,很难将留守儿童安全问题统管起来。作为基层政府,没有财力,也没有精力来管理这件事。目前仍依靠家长对孩子的安全负责。如何预防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不出安全事故,地方政府仍没有良策。

记者在邓州市采访时,正值学生放暑假。镇上的网吧、游戏厅挤满了孩子。在托教班寄宿的孩子,放假了也回到爷奶那里,有些爷奶不识字,《致家长的一封信》就扔在教室里,没有带回去。

【爸爸妈妈给陈瑞雪的信】

我们一辈子都亏欠着你

你在那边好吗?给你买的溜冰鞋你看到了吗?你出事后,爸妈从江阴赶回来,去超市把你看中的那双溜冰鞋买给你。

爸妈后悔春节时没给你买。当时怕你穿着溜冰鞋在街上玩被车撞着。如果那时给你买了,或许你这次就不会去河边玩了吧?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爸妈的好女儿,都是我们对不起你。就是再有一千个孩子,爸妈还是对你亏欠着,一辈子都亏欠着你。

你在世的时候,爸妈没能在你身边照顾,在你最需要爸妈陪伴的时候,我们在千里之外打工。但不是爸妈不爱你和弟弟,是爸妈实在没有办法,想去多挣些钱,供你和弟弟读书。

爸爸妈妈小时候吃的用的都没有你现在好,我们吃玉米饭长大,但是我们觉得我们比你幸福,每天都很快乐。爸妈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内心在想什么。每年回家的几天,光顾着叮嘱你学习,亲你,也没有好好问你真正需要什么。

现在爸爸妈妈知道,你心里最想让我们陪在你和弟弟身边。每次你在电话里说很想念我们,让我们不要去打工了,我们都觉得以后肯定会弥补回来的。这次你一走,我们才知道,亏欠你的永远也弥补不回来了。

你知道吗?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也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你们。没有闺女和儿子在身边的爸爸妈妈也很空虚,每天都觉得自己精神上像一个乞丐。

你走后,爸妈决定再也不去打工了。我们守着你弟弟,再也不分离了。你走了,都是我们的责任,希望别的孩子爸妈看到,也希望他们能意识到,无论如何家庭是最重要的。

爸爸妈妈留下一张你的照片和你的学生卡。照片上的小瑞雪都快长成大姑娘了,眼睛笑起来那么好看。爸爸妈妈永远记得农历10月22日是你的生日,在你生日那天我们都会给你祭奠。

永远爱你的爸爸妈妈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河南报道

专题统筹 涂重航

©2017 今日头条 www.xinkaiyeyou.com 联系我们